中国江苏网
2017世纪霜冻之后,勃艮第到底经历了什么?
2017-10-25 09:10:00

   作者梦舒毕业于勃艮第商学院,刚刚结束在勃艮第Domaine Hubert Lamy的实践学习。在这两年里,她以日记一般的形式记录了自己酒庄工作中经历的点滴。我们希望通过她的视角,向你还原一个真实贴切的勃艮第2017。

  ——Mark若晨

  17是我在酒庄Hubert Lamy工作的最后一年,这一年在我们扭转了一个时间节点后一路畅行无阻。以下是一点小小的记录。

  一月二月三月,人设如果是个傲娇,阴晴不定也……也是正常。 

  勃艮第的脾气太难掌握。记忆中2015年冬天的暖暖洋洋还拂在肩颈,2016年的冬天就甩着肃杀之气,高冷做冰山脸了。

   

  11月30日酒庄门口已经结霜

  气温骤降,多雾,鲜有阳光。

  这仍是田间长时间剪枝的阶段。

  对于在田间的我们来说,阴翳,潮湿和刺骨的环境并不使人愉悦,但对葡萄藤来说,这种确凿的冷却可以让它们准确感知到季节变换,直接进入休眠期,停止生长储存养分。

   

  12月19日田间大雾成为很多个清晨的标配

  经过的上一个冬天实践后掌握的剪枝技巧,这个冬天我可以独自作业给年轻葡萄藤剪枝,常常一个人霸着方圆三百米阒无人声的整片山头。清晨常常有雾,偶有落雪,偶有雾凇,被冻到瑟瑟发抖的时候,向下望去,难免有登临的孤寂感,得到抚慰的是偶尔传来的鸟鸣,惊喜捡到的贝壳化石,每一次剪完一整行后换行,和即使在这样阴郁的天气里,葡萄田无论怎样看,还是很美。

   

  12月19日后山落雪

   

  1月2日新年后再开工的欢迎礼

  剪枝是每一个年份开始最重要的一项田间工作,要选取一条结果长枝,还要准备好可用于下一个年份剪枝的短枝。其余则全部修剪掉。

   

  图片来自庄主,我们使用的剪枝方式是不太常见的Guyot Poussard

  三月,气温回升,田间终于迎来持久的阳光,葡萄藤汁液涌上修剪口,重回生长期。

   

  3月2日切实地看到春天却无论如何也对不上焦

   

  3月14日田间开始翻土除草

   

  3月26日新芽要出来啦

  这个春天因为寒冬的对比而显得更暖,阳光软软茸茸,蓬蓬松松,像只在田里蹦蹦跳跳的兔子。

   

  说兔子就有兔子

  四月,热血剧最快意的台词不外乎是:我。命。由。我。不。由。天。 

   

   

  四月初,剪枝完成,田间主要工作是绑枝和松土除草。

   

  4月6日此片田绑枝完成,觊觎这株刚开花的果树

  四月末,新芽生长迅速,开始抹芽(除去旧藤上无用的新芽和结果枝或短枝上的赘芽,防止产量过剩、分散养分、干扰下一年剪枝工作)。

   

  图

  4月25日新来的实习生尚未适应不停弯腰的动作,肌肉不适,解锁了一个新的姿势

   

  4月26日相册中仍在记录着开开心心又找到一颗化石

  再翻相册才知道,原来达摩克利斯之剑悬于头顶的时候,就算忐忑,就算不安,人仍然可以有很多瞬间,得到惊喜,不改其乐。

  4月27日,勃艮第霜冻灾难一周年。

  4月27-29日,霜冻再袭勃艮第。

   

  霜冻作战略图

  霜冻这三天我们是如何紧急部署,众志成城,集体召唤结界最终战胜霜冻的过程,我在当时详细地写过一篇文章,「危情48小时--勃艮第又双叒叕霜冻了?」 此刻就不再赘述了。

  16年的酒还未上市,16年霜冻的无能为力还在眼前,我那时在报告中写“人力或许能够最大限度地去表达风土,但远远不能撼动命运和年份的无常”。

  17年,在天灾面前,在全法绝大多数产区折损多半面前,在命运的不可抗力面前,我们上演了一出大规模戏剧性的“人定胜天”,竟然成功了。

  16年的霜冻是一个关于“天”的故事,17年的霜冻是一个关于“人”的故事。“天”与“人”的博弈在勃艮第生生不息,作为亲历者的我,似乎更加明白勃艮第的酒农为何谦卑有之,狂狷亦有之。

  --但是胜天还是有点爽的,真的。

  五月六月,要么黑,要么热,只能选一样。 

  霜冻的问题一解决,五月的天气立即信马由缰,往最热的那头扎了去。

   

  5月10日雨季开始前,田间开始第一波喷药

   

  5月12日此处需要响起鬼怪二人组的bgm

   

  5月18日暴晒两天后的幕后黑手

  作为47年以来最热的一个五月,新芽拔节疯长,同事们晒着太阳穿着短打还要擦防晒以防晒伤,我则另类般长衣长裤,宁愿热不能黑。

   

  5月29日葡萄开花,16年拍到开花是6月23日

  5月末葡萄开花已经预示了17年采摘季会提早。酒农们的智慧是花期过后100天左右为葡萄成熟时,若花期之后田间一切顺利,采摘季推测为9月上旬。

   

  6月1日枝条开始不可控,之后的田间主要工作是一遍遍把它们归拢到铁丝中

   

  6月21日感觉要阵亡

   

  6月23日结果带除叶,果实能吸收阳光同时通风

   

  6月29日田间看到小鹿,也是两年学徒生涯的最后一日

  五六月这种高强度的光照,让葡萄的花期和生长季得以安全而平顺地度过,除了间歇性暴雨导致一些酒庄喷药不及时出现的少数霉霜病外,大多数的葡萄藤和葡萄状态都是非常健康的。

  闯关成功再一关,期待七八月没有冰雹,采收季不逢暴雨。

  七月八月,出去玩葡萄们要乖g...u…等等,就要采收了? 

  7月我离开酒庄开始了新工作,酒庄结束田间最后一次聚拢枝条和酒窖15年装瓶后,大家也都集体放假了。

   

  8月5日图片来自庄主,转色完成的黑皮诺

  八月中小长假结束后给庄主打电话,他说一周后开始采摘。也太快了吧!

   

  8月25日采摘季第一天开始了!

   

  8月26日我的采摘季第一剪

   

  8月26日霞多丽果实健康,有的果串比较稀松

  值得一提的是,霞多丽在花期时气温太高,影响坐果,导致有些酒庄的霞多丽并不高产。黑皮诺的花期比霞多丽晚,避开了高温期,总体产量高。

   

  8月27日霞多丽压榨

  九月十月逢“7”魔咒破除,从此也能代表一个好年份啦! 

  9月,各个酒庄也陆续开始了采摘季。

  2017年由于霜冻和夏季炎热,是法国自1945年以来,全法葡萄总产量最低的一年,夏布利霜冻受灾严重,博若莱遭逢大冰雹,反观金丘夏隆丘,竟然一路平平顺顺,成为极个别有高产量的产区。

  得益于夏季的高温和几场及时雨,黑皮诺的健康状况让人无比欣慰。

   

  9月2日黑皮诺挑拣质量心满意足

   

  9月8日霞多丽入桶开始发酵

   

  9月15日照片来自庄主黑皮诺全部完成发酵出罐

  尽管9月15日我们已经完成红白发酵,夜丘有些酒庄还未开始采摘,便是写文章的此时此刻,仍有酒庄还在进行黑皮诺的出罐,这其中既有博纳丘和夜丘的时间差,也有酒农们对采摘时间和酒风的不同选择。

  17年的年份以酒庄自身来说,霞多丽低产,较16年仍减少了20%的产量,但是酒石酸高,酸度直且长,预测是质量奇高的一个年份;黑皮诺高产,单宁成熟,酸度良好,我们仍然保持了高比例的全梗浸泡与发酵,整体看来,可能没有15年集中,但也仍是绝佳年份。

  当然一切还要等到乳酸发酵完成后,才能有最终判断。

  而对整个金丘而言,单是“高产”这一项就足以让人大喜过望了,“高产”就意味着“有酒”,“有酒”就意味着酒农们终于能有钱进账,酒价涨幅总算能缓一缓,酒款也不会因为稀缺而遥不可及,大家都能结束愁云惨淡,舒展笑容了。

  细细想来,17年真正的转折点,是抗击霜冻成功的壮举,而后便在近乎传奇的余威下,一路顺风顺水。

  除了经济利益外更重要的是,勃艮第顶着各方压力数年不能喘息,人们都太需要一个证明一方慰藉来得以释怀而重竖信仰:勃艮第不怕艰难,它未被打败,也没有什么能打得败它。

  17年的勃艮第应运而生,它在全法葡萄田受灾中幸存下来,活得生机勃勃,活得阳光灿烂,鼓舞着所有的见证者和参与者,也鼓舞着每一位逆流而上的后来人。

  我仍然带着居安思危的警惕,在意着全球气候变暖后天气的无常; 在意着因为焚烧稻草对抗霜冻毕竟污染环境,明年霜冻时是否能找到可替代的便宜而有效的应对方法; 在意着16年酒价不得不大幅提升后,心仪的酒庄酒更难入手了。

  但是此刻,勃艮第正是一年中最美的时候,适逢暖晴,阳光正好,落日熔金;山谷中清风吹过,飒飒有声。

  那就停在这里吧,让喜悦的氛围停留地再久一些,让真切的笑容不着急褪色,让那些奔忙的宿命,歇歇脚,再去搅动乾坤。

  17年的勃艮第,冬日尚远,莫负秋光。

   

  图

  10月15日完稿于Beaune

  作者简介:勃艮第商学院管理学硕士,法国国家侍酒师,法国葡萄酒种植酿造高等技师,Domaine Hubert Lamy 酒庄学徒,Pion Asian Area Assitant。 

来源:凤凰网  
复制本文链接
【收藏: 365Key ViVi】 【打印预览】 【大字 中字 小字】 【论坛讨论】 【关闭窗口

上下篇导读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