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江苏网
文人的黄酒情缘|鲁迅的黄酒情
2016-10-31 10:28:00

  

  说到文人的黄酒情缘,绕不过鲁迅。他这个绍兴人爱喝酒,尤爱黄酒,而且连喝酒的习惯都是绍兴老法——咪咪嘬嘬,讲究的是细品慢饮。咪咪嘬嘬,每日必喝,几乎所有谈及鲁迅日常生活的文章中都提及到了这点。鲁迅的好友沈兼士说,先生嗜酒,不但要喝,而且天天喝,酒量也很大。但周作人却说鲁迅的酒量不大,但确实喜欢喝几杯,特别是有朋友在的时候……许广平在某篇回忆中也说,“因为是绍兴人,有些论敌甚至画出很大的酒坛旁边就是他……”虽然描述鲁迅喝酒的文章不多,但先生笔下的人物却经常进出酒店,还常常大快朵颐,不醉不归。

  

  “一斤绍酒,十个油豆腐。我很舒服地呷了一口,酒味很纯正;油豆腐也煮得十分好。”这是他在小说《在酒楼上》中描述三教九流到鲁镇酒店喝酒的情形。现在的绍兴酒楼,臭豆腐代替了当年油豆腐的地位,在油里炸得焦黄喷香,更适合下酒。

  “友人来了,添酒加菜,就从堂倌的口头报告上指定了四样菜:茴香肉,冻肉,油豆腐,青鱼干。”这段文字,写的是三教九流们沽酒的风味特产。佐黄酒的好菜自然不少,菊黄蟹肥时,要一碗黄酒,蒸几只螃蟹,酒,一点点地咪,蟹,慢慢地吃,那种感觉,非仙亦仙,十分自在。

  当然,对于黄酒,还有些情侣般的佐品,既便宜又有味。茴香豆自不必说,盐青豆、笋煮豆或者霉毛豆都是。酱爆螺蛳或者红烧田鸡也可以。有虾最好,没有的话,酱鸭、麻雀、白斩鸡都是配黄酒的美食。鲁迅那个时代的油豆腐没有吃过,现在能吃到的油豆腐烧肉,断然算不上配酒佳品,倒是青鱼干倘若晒得透炒得香的话,极勾酒虫。有了酒兴,难免多喝,所以鲁迅对喝酒微醉的情状也有所描述:“我忽而看见他眼圈微红了,但立刻知道有了酒意。他总不很吃菜,但把酒不停地喝,早喝了一斤多,神情和举动都活泼起来……”

  

  

  上述的这个酒鬼在鲁迅的小说世界里并不出名,因为出名自有其人,首推“之乎者也”孔乙己。即便穷困潦倒,也能抖凛凛地排出九文铜钱,要上两碗黄酒和一碟茴香豆,然后就站在柜台边,慢慢地喝。靠柜台站着喝酒的,都是做工的人,只有穿长衫的,才慢慢地坐喝。这是绍兴的酒俗。而孔乙己呢,偏偏“是站着喝酒而穿长衫的唯一的人”,“孔乙己喝过半碗酒,涨红的脸色渐渐复了原”,然后给孩子们分茴香豆,一人一颗,并且告诉他们,茴香豆有四种写法——只要是读过高中的中国人,对于此番情景,没有不知道的。

  茴香豆,那可是地道的绍兴特产,盐水加茴香煮豆,熟而不酥为上品,乃下黄酒之妙物。无怪乎数着茴香豆喝黄酒的孔乙己,要不无斯文地说——多乎哉,不多也!鲁迅故居的那条街上,坐乌篷船的码头附近,有一樽真人大小的孔乙己像,还是那副青布长衫的样子,右手的拇指和食指上,紧捏一颗茴香豆,整个人物形象,一下子就活了。

  

  对于绍兴酒店的格局、沽酒的菜肴、喝酒的式样,鲁迅的小说和杂文几乎都有描述,可见绍兴酒文化对鲁迅影响之深。“鲁镇的酒店的格局,是和别处不同的:都是当街一个曲尺形的大柜台,柜台里预备着热水,可以温酒。……靠柜外站着,热热的喝了休息;……这些是短衣帮,只有穿长衫的,才踱进店面隔壁的房子里,要酒要菜,慢慢坐着喝。”

  以酒写环境的还有《祝福》。年终祝福是绍兴的重要节日,也是绍兴酒俗最为重要的一种。鲁迅写道,“这是鲁镇年终的大典,致礼尽礼,迎接福神,拜求来年一年中的好运气。杀鸡,宰鹅,买猪肉,用心细细的洗,……煮熟之后,横七竖八的插些筷子在这类东西上,可就称为‘福礼’了……

  

  绍兴的黄酒对鲁迅的小说有着深远的影响,而鲁迅小说,反过来对绍兴黄酒的发展又有着推波助澜的作用。到绍兴旅游的,不倒上一碗女儿红,来一碟茴香豆,哪能算到过绍兴?通读了鲁迅的小说之后,再到鲁迅故居附近找个小店,喝碗黄酒,吃几颗茴香豆,那种感觉,仿佛与先生面对面地一起喝酒,真不愧为人生一大快事。

来源:凤凰网酒业  
复制本文链接
【收藏: 365Key ViVi】 【打印预览】 【大字 中字 小字】 【论坛讨论】 【关闭窗口

上下篇导读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