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江苏网
皇台酒业摘帽又陷负资产 上市17年成老牌壳资源
2017-08-03 08:42:00

  上半年预计亏损的皇台酒业(000995.SZ),又逢雪上加霜。

  按照8月2日公告,皇台酒业收到的兰州市中级法院民事判决书显示,10名自然人投资者起诉公司“证券虚假陈述责任纠纷案”,判决皇台酒业合计赔付2310.78万元。

  皇台酒业称,此判决结果共计影响公司当期损益2310.78万元,导致公司2017年半年报净资产可能为负值,若年度净资产或净利润为负值,公司将再次被实施*ST特别处理,而皇台酒业刚于今年6月15日撤销退市风险警示。

  此前,皇台酒业预计今年上半年亏损2200万元-2600万元,且截至一季末的净资产仅为3153.37万元,资产负债比率高达91.52%。

  “这次判决结果要在半年报中计提预计负债,不包括业绩预告的亏损额。”皇台酒业有关人士8月2日对记者说。

   

  上市17年未分红 

  举步维艰的皇台酒业,人事亦动荡不安。 

  就在7月28日,皇台酒业披露,公司董事、总经理付耶成和刘锐监事同时辞职,其中付耶成刚于去年11月被聘为总经理。而在今年年初,董事长卢鸿毅和独立董事万玉龙已经双双离职。

  但皇台酒业去年的高层人事变动更为频繁,继去年8月董秘刘峰和监事杨新年辞职后,公司审计部负责人曾钦安、副总经理解荣喜、副董事长吴生元、董事兼总经理李学继、独立董事余庆辉、副总经理薛效忠、财务总监李宏林等人,也在11月先后辞职。

  而皇台酒业本届董事会、监事会任期原本在今年6月28日届满,但公司称,其新一届董事和监事候选人的提名工作尚在筹备中,董监高人员的任期亦相应顺延。

  不过,对于皇台酒业董事会、监事会延期换届,有分析认为其背后存在控股股东变更的可能。

  理由在于,据去年6月披露,皇台酒业第一大股东上海厚丰投资有限公司(下称上海厚丰)正在进行转让所持股权的商业谈判,涉及公司实际控制人变更。但之后由于公司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被证监会立案调查,只得暂停股权转让。

  此后,上海厚丰又曝出借款担保事宜导致所持皇台酒业19.6%股权被司法冻结。直至今年1月24日公告称,上海厚丰所持股权已于1 月18日解除了司法冻结,但所持的全部3477万股仍处于质押当中。

  “皇台酒业目前相当于一个空壳,主营业务难以为继,结合之前曾筹划控制权转让,这次以重大事项名义停牌很可能涉及实际控人变更,”一位关注皇台酒业的私募人士认为,“即使进行重大资产重组,按照以往皇台酒业失败的案例,控制权转移也是大概率的事。”

  资料显示,皇台酒业总股本1. 77亿股,总市值25亿元左右,此前曾多次被当作壳资源炒作。

  前述皇台酒业有关人士亦向记者透露,虽然公司大股东的实力并不欠缺,但这几年对公司的经营管理一直让人感到棘手,难以摆脱困境。

  该人士还表示,公司这次从7月24日开市起停牌,按规定本周末必须有定论,“目前重大事项还正在讨论中。”

  而皇台酒业自2000年8月上市以来,已经先后三次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成了名副其实的“僵尸”企业。公开资料表明,上市17年来,皇台酒业从未进行过现金分红,是A股典型的“铁公鸡”。

  “目前来看,公司全年的业绩状态很难扭转过来,除非后续对主营进行调整变化。”上述皇台酒业有关人士称。

  二股东依然不满 

  沦为壳资源后一直“待字闺中”,与前两大股东的龃龉不无关系。

  公开资料显示,近年来,皇台酒业已经多次尝试重组转型却无果而终,其中至少两次遭遇二股东北京皇台商贸有限责任公司(下称北京皇台)反对而流产。

  2014年9月,皇台酒业在入股浏阳河酒业告吹之后宣布,拟定增再融资14.02亿元用于投资设立全资子公司皇台健康产业投资有限公司及补充公司后续发展运营资金,但股东大会被二股东否决;2015年8月,其拟募资逾33亿元布局番茄产业,之后缩减至21.7亿元,并涉及控制权变更,二股东再投反对票;2016年2月,其拟收购北京飞流九天科技有限公司100%股权,不久就自行终止。

  而皇台酒业此前所涉及的多项重大诉讼,原告均为持股13.9%的北京皇台。

  不过,皇台酒业在2016年年报中表示,已彻底解决了与二股东的债务诉讼问题,去分歧、谈发展、携手前行是公司与二股东及其控股股东达成的共识。

  但事实与年报的表述似乎存在差异。 

  公告表明,代表二股东北京皇台的皇台酒业董事冯瑛,在对2016年年报和2017年一季报签署书面确认意见时弃权,弃权理由是“未参与公司生产经营”。

  之后,冯瑛进一步解释说,在当前酒业市场回暖的情况下,公司业绩表现还是亏损,且2017年一季度正是营销旺季,公司仍然亏损,其对公司亏损理由及经营方式无法理解。

  不仅如此,在今年6月28日召开的股东大会上,皇台酒业的“公司章程(2017年修订)”议案未获通过,投下反对票的扣除中小股东票数,正好等于北京皇台所持的2466.79万股。

  “公司前两大股东一直在沟通协调,目前按他们开会的内容已经有很大改善了,但实质有没有改变不清楚。”前述皇台酒业有关人士告诉记者。

  事实上,皇台酒业的隐患不仅在于两大股东,其本身对主营发展亦有疑虑,年报称,酒行业已经步入全面调整期,区域性品牌存在产能过剩、库存压力大、产品老化等难题,整个行业的绝对市场容量呈下降趋势,而且这一趋势将会长久地持续下去。

  “公司只能继续发展白酒。”上述皇台酒业有关人士说。

  但皇台酒业除了主营萎靡不振,诸多重大未决诉讼和财务危机同样如影随形。仅据7月4日公告,因未按约偿还到期债务,公司已收到甘肃省武威市中级法院执行通知书,涉及偿还400万元借款和负担案件受理费、申请执行费9.47万元。

  而截至一季末,皇台酒业的货币资金只有730.95万元,公司称,若强制执行,公司存在流动资金不足的风险。

  “公司目前还在沟通这个事。”上述皇台酒业有关人士表示。

来源:凤凰网  
复制本文链接
【收藏: 365Key ViVi】 【打印预览】 【大字 中字 小字】 【论坛讨论】 【关闭窗口

上下篇导读

相关新闻